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宗馥莉接任总经理,能否让娃哈哈更年轻?

2022-10-25 21:24:37 443

摘要:在即将迎来40岁生日之际,宗馥莉正式成为了娃哈哈的“二把手”。12月9日,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官网发布消息,宗馥莉出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负责日常工作,即日起生效。“宗馥莉将与公司董事长宗庆后一同,为娃哈哈的稳健发展注入长青活力。”从1...

在即将迎来40岁生日之际,宗馥莉正式成为了娃哈哈的“二把手”。

12月9日,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官网发布消息,宗馥莉出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负责日常工作,即日起生效。“宗馥莉将与公司董事长宗庆后一同,为娃哈哈的稳健发展注入长青活力。”

从1987年创立娃哈哈开始,宗庆后就一直奋战在一线,34年过去了,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第77个年头。纵然热情不减,可毕竟年岁不饶人。与他同时代的第一代企业家中,鲁冠球已去世,王石、柳传志、张瑞敏等也均已离开权力中心。

近些年,关于娃哈哈交接班的讨论,未曾断绝过。

宗馥莉执掌独立于娃哈哈的宏胜饮料集团已多年,从2018年开始,加速进入娃哈哈核心管理层,现在看来,这是中国民营企业交接班中的“创业式传承”模式。

十年前,宗庆后与宗馥莉父女俩接受电视采访,主持人问宗馥莉: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话音刚落,她的答案就冒出来了:等于零。

放到现在,这个问题会有不同答案。

01、娃哈哈的“大姐姐”

除了“宗庆后的女儿”“富二代”“娃哈哈公主”这些标签,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宗馥莉进入饮料行业已经17年了。

宗馥莉比娃哈哈大5岁,她将娃哈哈称作“小妹妹”。

娃哈哈的这位“大姐姐”,出生于1982年1月,名字取自“福”和“利”的谐音。宗馥莉出生时,宗庆后已过36岁。在此之前,他在舟山和绍兴经历了15年的农场生活,1978年冬天才顶岗回城,去校办工厂做“供销员”,踩着三轮车送货。

杭州市上城区文教局要求下属的校办企业经销部承包经营,并选拔负责人,宗庆后毛遂自荐。1987年,宗庆后正式被任命为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经理。

(宗庆后)

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位于杭州市清泰街160号。娃哈哈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了。从卖文具、汽水到经销棒冰,再到为“中国保灵”代加工中国花粉口服液。

当时,很多孩子营养不良,但是国内的营养液,都属于成人产品。五六岁的宗馥莉也不爱吃饭,有轻度的厌食症状。在女儿的刺激下,宗庆后看到了商机。

1988年10月,看到第一批娃哈哈儿童营养液从生产线上传输下来,43岁的宗庆后,激动得泪流满面。

那个年代物质尚不丰富,人们选择较少,对价格敏感,而娃哈哈依靠总成本领先的产品跟进策略,配合深度下沉的联销体模式,同时还有央视广告的曝光与宣传,后来陆续打造了AD钙奶、瓶装水、营养快线、爽歪歪等多个爆款产品。

宗庆后忙着扩产线、抓生产、跑市场,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倾注在了娃哈哈身上。一个饮料帝国,逐渐崛起。

但是,对宗馥莉而言,这意味着父爱的缺失。

宗馥莉的童年记忆,除了学校,就是在清泰街160号的那栋六层小灰楼里。

宗庆后和妻子施幼珍没时间去幼儿园接女儿,学校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那儿哇哇大哭。上了小学,每天放学后,宗馥莉背着书包到娃哈哈的食堂吃饭,埋在总经理的办公桌前做作业,不懂的题目只能问办公室里的叔叔阿姨。

原本,宗馥莉是和娃哈哈一起长大的。直到上初二的时候,在宗馥莉的强烈要求下,宗庆后与施幼珍夫妇决定送她去美国读书。

在圣马力诺中学,宗馥莉完成了中学学习生涯,毕业后,进入了佩珀代因大学学习,主修国际贸易。2004年,回国后,宗馥莉以新角色参与到了娃哈哈事业中。

那年,宗馥莉才22岁,17岁的娃哈哈即将推出营养快线。

回国之后,宗馥莉的娃哈哈事业并不是从清泰街160号的总部开始的,而是在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做了一名基层管理人员,与研发、生产、销售员工待在一线。

2007年,宗馥莉出任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后将宏胜从娃哈哈独立出来,开启了创业之路,“老爸不过问,女儿不求助”,以“证明自己”。

宏胜一开始只有一条饮料灌装线,更多的是为娃哈哈代加工饮料。在宗馥莉的带领下,宏胜饮料集团布局了全产业链,2011年时就在全国建成了15个生产基地,还推出了KellyOne品牌。

在“2014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上,娃哈哈位列第18,而宏胜饮料集团虽然位列第420位,但是,这也代表着,宗馥莉离宗庆后更近了。

02、两代人的距离

从2018年4月起,宗馥莉开始担任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自2020年3月起,又兼任娃哈哈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如今,成为娃哈哈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宗馥莉已经在饮料行业历练了17年,2022年1月,将是她40岁的生日。

人生关键节点,这份生日礼物,很特别。因为,这代表着一份认可与信任。

在12月9日的官网消息中,有一段对宗馥莉的评价:在食品饮料行业17年,不仅在生产经营、产业链打造、企业管理上有着丰富经验,也对消费市场有着深入洞察,领导并主持了多个重要品牌建设项目,对娃哈哈品牌升级做出了重要贡献。

(宗馥莉)

事实上,这一份认可来得并不容易。

宗庆后与宗馥莉,一个是经验老到的实战派本土企业家,他更懂得中国的人情世故;一个是受过西方正统商学院教育的学院派,她崇尚效率与制度,更想证明自己。强势、矛盾、冷战……曾经,虽然物理距离很近,但认可的距离却很远。

在宗馥莉小的时候,宗庆后留给宗馥莉的印象,就是“忙忙忙”:爸爸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这让宗馥莉觉得,父亲很“陌生”。之后,宗馥莉就远离父母去异国他乡读书,没有陪伴。刚回国的宗馥莉,很长时间都感到“水土不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是如此。

代沟、文化、性格,都成为父女俩之间的冲突点。更大的差异、甚至矛盾,还是在工作上。

宗庆后是“大家长”式的管理者。娃哈哈常年不设副总经理,董事长和总经理很多年都是宗庆后一人兼任,内部人评价他:“掌控欲极强,甚至有点霸道”。

宗馥莉几乎跟他完全不同。

在娃哈哈,宗馥莉被老员工私底下称作“公主”或者“大小姐”,但是在自己的公司——宏胜饮料集团,她让员工叫她Kelly或者馥莉,而且在名片上不印头衔。

宏胜饮料位于萧山区,独立于娃哈哈。在这里,宗馥莉说了算。她不用跑去上城区的娃哈哈总部向父亲汇报工作,如果偶尔过去了,那也是向更懂中国市场的宗庆后“请教”。

在宗馥莉成为宏胜总裁时,从秘书、集团财务、行政,到分公司经理,宗庆后都挑选了可靠的人去辅佐女儿。结果,不出一年,这些派来的得力干将,要么不太适应宗馥莉的管理风格,回到了娃哈哈;要么被调整到了其他岗位上。

近几年,虽然在很多方面仍有差异,但是,父女关系明显不同于以前了。

宗馥莉在《至少一个小时》节目中说:“娃哈哈是我爸一手创下的江山。作为他的女儿,我有责任去守护它。”她还透露,是她自告奋勇当上的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因为她希望出去的时候人家会说,“我发现你们品牌变年轻了”。

在《中国企业家》的报道中,宗庆后评价女儿:“她营销搞得不错,财务管理也比较紧,所以她公司(宏胜饮料集团)的利润率比我(娃哈哈)高。”

对女儿创业的成果,父亲看在眼里。女儿经过“水土不服”后,也越来越理解父亲了。可以看出,理解的背后,是宗馥莉从内心深处对宗庆后的敬佩。

以前,宗馥莉只待在自己的宏胜,不用来娃哈哈总部,向父亲“汇报”工作。现在,身兼多职,她要穿梭于宏胜与娃哈哈之间,代替父亲成为娃哈哈最忙的人。

03、交不出,还是接不上?

今年7月份,宗庆后取得了基金从业资格证书,并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彼时,在外界看来,“高龄”的宗庆后,似乎依然没有退休的迹象。

在出任娃哈哈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之前,宗馥莉企业之外的身份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11月份,宗馥莉当选了杭州市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新一届执行委员会副主席。

去年10月,在浙江省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上,经推选,宗馥莉当选新一届理事会会长。当选后,宗馥莉在致辞中说:“作为新生代浙商,我们也将步履不停,努力在历史的答卷上,书写属于我们这一代浙商的故事。”

无疑,宗馥莉是有野心的。

参会者都是新一代浙商,而上一届会长,是万向集团董事长、CEO鲁伟鼎。

(鲁伟鼎)

作为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代表性人物,鲁冠球的完全交班,是在2017年,以自己生命的结束开始的。其实,1971年出生的鲁伟鼎,为接班已准备了25年。

第一代企业家中,除了鲁冠球,王石、柳传志、张瑞敏等均已离开权力中心。不过,在中国民营企业中,还有大量企业家面临着交接班问题,有的交不出,有的接不上,更多的可能是既交不出也接不上。

在欧美家族企业,从上一代传到下一代,只是大店主与小店主的区别,他们的教育背景、成长环境没有大的变化,而中国家族企业还处于第一代与第二代之间,不管是成长环境、教育环境,还是企业所面临的竞争环境,都有天壤之别。

中国式家族企业交接班,每个家族面临的问题都不一样,父子/女之间的关系不一样,各家有各家的问题,而且尚无传承的经验可循,基于此,采取的措施也不一样。

方太集团作为中国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的典范,茅理翔对儿子茅忠群制定了“三三制”战略——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的交接班计划,父子二人共同创业,以创业传承了家业。

刘永好与刘畅的传承,是以另一种方式。2013年,刘畅从父亲刘永好手里接任新希望董事长,那时候,刘永好年纪不算大,刘畅刚上任董事长时,一边有父亲帮衬,一边有父亲外聘的联席董事长陈春花辅佐,所谓“扶上马,送一程”。

(刘畅(左)和陈春花)

这也是极具特色的交班模式,而且刘永好并未完全交班,因为他仍然是新希望集团的董事长。不过,今年上半年,新希望上市23年以来,第一次出现了亏损。

宗馥莉则是“独立创业式传承”的模式。虽然尚未完全完成交接班,但是,摆在父女面前的,是一个hard模式的娃哈哈。

2013年,娃哈哈销售额创下历史新高,为783亿元。从2010年至2013年,宗庆后还四年间三次登顶中国内地富豪榜。不过,此后,娃哈哈销售额一路下滑,2020年,虽然依然是中国饮料之王,但销售额已不足440亿元。

从饮料行业来看,2013年之后,跑马圈地式的渠道铺设接近尾声,量增见顶、品质需求提升,而且,新消费群体崛起,对价格的敏感性降低,需求更加个性化、多元化。而娃哈哈创新乏力,传统营销模式的边际效用递减。

在2021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单上,宗庆后以554亿元的财富排在第65位。而同样卖饮料的钟睒睒,以4244亿元的财富首次登顶。

宗馥莉一直在努力给娃哈哈注入新的动力,包括产品创新、渠道创新、营销创新等,以吸引年轻人的目光。在公开场合,“年轻”也是她口中的高频词。

在当上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后,宗馥莉换掉了代言娃哈哈20年的王力宏,至于原因,一向“有话直说”的宗馥莉表示,王力宏年纪大了,会产生审美疲劳。

今年5月,其官宣了新代言人——许光汉,代言娃哈哈纯净水、苏打水系列产品。同时,宗馥莉自创品牌KellyOne旗下的生气啵啵系列产品,官宣王一博代言。

生气啵啵借着王一博,用洪荒之力到处宣传“2.5倍气泡感”,结果很快惹来了麻烦。7月22日,上海市消保委公号发文指出,所谓2.5倍含气量其实是忽悠。

宗馥莉能否带领娃哈哈更上一层楼?这个问题目前无法回答。如今,时代不同了,企业面临的竞争环境也大不一样了。

宗庆后总结自己的创业经历时,只用了一句话:“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幸运地赶上了好时代。”虽然这句话里带着谦逊,但也确实,他创业时,市场还是一片空白,敢想敢干就有机会出头。

不管怎么说,如今,娃哈哈减去宗庆后,至少还有宗馥莉。

(作者 | 雷彦鹏 编辑 | 刘肖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