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宗庆后放权宗馥莉正式接班,娃哈哈营收跌回十年前,创新仍未明显见效

2022-10-25 21:28:14 630

摘要:不止是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在退休,随着众多民营企业创一代年龄的增长,他们的接班人逐渐浮出水面,新老交替也按下了快进键。30多年前,42岁的宗庆后从一家校办工厂起家,创立了娃哈哈,30年来,娃哈哈也为宗庆后带来了上百亿美元的身家,并三次将他送上...

不止是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在退休,随着众多民营企业创一代年龄的增长,他们的接班人逐渐浮出水面,新老交替也按下了快进键。

30多年前,42岁的宗庆后从一家校办工厂起家,创立了娃哈哈,30年来,娃哈哈也为宗庆后带来了上百亿美元的身家,并三次将他送上中国首富的宝座。

如今,伴随宗庆后年龄的增长,关于娃哈哈接班人的讨论也一直不断。就在今年7月,年满76岁的宗庆后还正式完成了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更是引起了关于宗庆后是否会退休的猜测。

12月9日,娃哈哈官网的一则人事变动新闻引发大量关注,也宣告了接班人选终于尘埃落定。

消息显示,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宗馥莉女士出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负责日常工作,即日起生效。

这也预示着,掌舵娃哈哈33年的宗庆后终于“放权”,而宗馥莉也正式成为了娃哈哈的“二把手”。

十年前,对于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这个问题,宗馥莉给出的答案是等于零,也许现在,这个问题会有新的答案。

新老交接如何进行?从前娃哈哈离不开宗庆后,如今宗馥莉进入,“双重管理”下的娃哈哈会更上一层楼吗?宗庆后逐步退居二线,宗馥莉又能带领掉队的娃哈哈实现突围,重回队伍吗?

(图为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宗馥莉)

饮料帝国的新旧交替

1987年,借款14万,42岁的宗庆后和两名退休教师承包了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依靠着代销汽水、棒冰和文具纸张,成功起家。并以娃哈哈儿童营养液为第一款产品了,迅速走向全国。

随后又陆续打造出了熟知的AD钙奶、瓶装水、营养快消、爽歪歪等多个畅销产品,娃哈哈的饮料帝国也随之成型。而宗庆后力排众议推行的联销体模式,也成功将娃哈哈推入了深度下沉市场并且稳住了价格,快速销往中国大江南北。

而在帝国成型的过程中,与娃哈哈一起长大的宗馥莉,在初二时前往了美国读书,直至2004年大学毕业才回国进入了娃哈哈。

而在这之中,宗庆后和宗馥莉二者的关系,不仅仅是家事,更是两代企业家之间的碰撞,这对中国商业父女,也是中国民营企业新老交接的典例之一。

在娃哈哈萧山的一处生产车间,宗馥莉从一名基层管理人员开始做起。2007年,25岁的宗馥莉出任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并与其父宗庆后保持着一种“老爸不过问,女儿不求助”的默契,将宏胜从娃哈哈独立出来,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从一开始作为娃哈哈的代加工厂,只有一条饮料罐装线,到宗馥莉带领下布局全产业链的综合性饮料集团,执掌14年,如今宏胜饮料集团已经在全国拥有20个生产基地、40多家子公司,还打造了自有饮品品牌——KellyOne,并成功走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不过,在西方思维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宗馥莉与父亲宗庆后之间一直存在着的分歧。宗庆后,一位经验老到、懂得中国人情世故的本土企业家,而宗馥莉却是西方经理人经营方式,崇尚效率与制度。

有媒体曾报道,娃哈哈常年不设副总经理,董事长和总经理很多年都是宗庆后一人兼任,许多内部人对宗庆后的评价都是“掌控欲极强”“霸道”和“独裁者”。

对此,宗庆后也多次为自己“伸冤”正名,表示很多时候都是在例会上讨论以后,定下来去执行的,自己并不是独断专行的。

而对于娃哈哈势必要面对的新老更替,在宗庆后的布局中,年轻的血液是必不可缺的重要元素。宗庆后也曾说自己想逐步退居二线,让年轻人去前面做,(自己)后面去看看,把把关,这样把年轻人培养起来,也能保证基业长青。

此前在2019年,娃哈哈还经历了一次高管的更迭。四位董事中,三人正常退休。新任董事中,吴建林、余强兵、潘家杰,原均为娃哈哈集团副总,分别负责常务、技术和运营。

而近年来娃哈哈也的确大力扶持年轻人,从为年轻员工提供廉租房解决住房问题,到设立孵化器平台科技创新中心引进人才。而此次宗馥莉出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正是娃哈哈新老交接的重要一环。

船大难掉头的娃哈哈

从2004年进入食品饮料行业算起,宗馥莉至今也是入行17年的资深人士了。

在娃哈哈官网的人事变动消息中,是这样评价宗馥莉的:在食品饮料行业17年,不仅在生产经营、产业链打造、企业管理上有着丰富经验,也对消费市场有着深入洞察,领导并主持了多个重要品牌建设项目,对娃哈哈品牌升级做出了重要贡献。

通过“创业式传承”的交接模式,宗馥莉于2018年开始加速进入娃哈哈集团管理层,担任品牌公关部部长,并于2020年3月起兼任娃哈哈集团销售公司副总经理。

如今,成为娃哈哈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宗馥莉被宗庆后认可的体现。抛开二者的身份关系,娃哈哈也的确需要新的人,来带给它新的可能性。

曾经,在宗庆后的带领下,2010年,娃哈哈集团的营业收入为548.8亿元,2011年达到678.6亿元,2012年短暂下滑到636.3亿元,2013年创下历史新高782.8亿元。

这样的成绩,让宗庆后在2010年至2013年期间,三次问鼎《福布斯》中国内地首富,不过,此后娃哈哈销售额却一路下滑。

互联网电商的崛起也对娃哈哈销量带来巨大影响,线下渠道遭遇寒冬,而各类拥有新式包装和口味的竞品也层出不穷,但给娃哈哈创造收益的依然是1996年上市至今的纯净水、和2005年上市的营养快线以及2006年生产的爽歪歪。

据报道,在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间,这三款产品的销售额几乎全部腰斩。

而早些年宗庆后对于娃哈哈多元化业务的探索,例如布局白酒、奶粉、童装等,非但没有为公司业绩做出贡献,反而拖了主营业务的后腿。

对于30多年的娃哈哈而言,企业的惯性需要人来扭转,娃哈哈需要一个能让它变年轻的人,而宗馥莉本人在访谈节目中也曾说过,“娃哈哈是我爸一手创下的江山。作为他的女儿,我有责任去守护它。”

多年来形成的品牌规模和实业基础,让娃哈哈能资本去进行更多的创新尝试,从担任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开始,宗馥莉的几次试水也的确让娃哈哈看起来更年轻了。

一系列诸如营养快线彩妆、AD钙奶雪糕、娃哈哈奶茶店等品牌跨界创新尝试,并与B站、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等平台建立深度合作,尝试打入二次元、电竞等圈层,用创新来改变父亲传统的渠道关系和销售体系。

此外,宗庆后还一改此对电商模式的不信任,并充分放权给宗馥莉,进行线上平台探索,搭建电商平台,并将其称作娃哈哈的“第二次创业”。

2018年加入娃哈哈后,宗馥莉上线了“哈宝游乐园”微信小程序,设置各种线上活动及话题和消费者互动。宗馥莉曾表示,希望借此拉近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值得一提的是,宗馥莉还换掉了代言娃哈哈20年的王力宏,至于原因,一向为人直白的宗馥莉表示,王力宏年龄大了,会产生审美疲劳。

今年5月,娃哈哈官宣了新代言人——许光汉,代言娃哈哈纯净水、苏打水系列产品。同时,宗馥莉自创品牌KellyOne旗下的生气啵啵系列产品,官宣王一博为代言人。

近年来,娃哈哈最大的问题便是创新。虽然在宗馥莉的带领下,娃哈哈对于新产品、新业务上做了尝试,均未取得理想效果,依然还是慢半拍的落后状态。

数据显示,2020年,娃哈哈的营业收入降至439.8亿元,尽管仍是中国饮料之王,营业收入却为10年来最低水平。

但有分析人士对媒体表示,这是因为娃哈哈船大难掉头,并且只是宗馥莉有限的尝试,还不是整个集团的资源在运作,所以会有一些局限。

宗馥莉不仅为创新开了个头,更重要的是,当她掌控娃哈哈更多资源、以接班人、管理者的身份站在聚光灯下,如何继续为娃哈哈注入创新和年轻化,也是她的面临更大的挑战。

不过,至少现阶段的尝试证明了,宗馥莉相比宗庆后的确更为适合当前的行业发展方向。

业务创新加快后,娃哈哈何时会上市的疑问也再一次浮现出来。

2017年时,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糖果发布公告,与潜在买家Ever Maple Flavors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签订收购意向书,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宗馥莉。

此举被解读为“宗馥莉借力于资本市场给娃哈哈带来新的增长机会和可能性”,也被认为是娃哈哈离上市最近的一次。但该说法随后被娃哈哈集团否认称“这是宗馥莉的个人行为”。

2019年,宗馥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考虑上市对娃哈哈来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宗馥莉认为,娃哈哈前面30年是在一砖一瓦自己在做加法,而资本市场是可以做乘法的。但关于上市时间表,宗馥莉称,要看适当的时机,选择对于企业、股东和员工来说都能实现最大化收益的最佳时间点。

去年7月,有消息称娃哈哈计划最快于2021年上市,融资规模或超10亿美元,潜在上市地点包括香港。对此,娃哈哈回复称,没有上市相关计划。

相比之下,作为宗庆后的老对手,“师出”娃哈哈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去年9月带领农夫山泉成功上市,在2021胡润百富榜中,以3900亿元的财富成为中国首富。一定程度上,也为娃哈哈的IPO之路带来不小的压力。

对于娃哈哈而言,如今宗馥莉站到了台前,但在实际的管理上,宗庆后究竟能放权多少现在还不得而知,宗馥莉能否尽快扭转这艘巨轮,寻找到更多的创新点和产品,让其重回队伍,已是不能回避的难题,而娃哈哈对宗庆后的过度依赖,也是宗馥莉必须要突破的困境。

end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